商务酒店低价抢市场

安徽浙商国际假日酒店

  明明网上预定了酒店房间,赶到后却无房可住;本来订了两天,第二天却被告知房间已退,需要马上结账;预定时说好498元一天的标准间,到酒店后却被告知价格上浮至698元,由于无法再寻他地,只能接受这所谓的价格浮动“潜规则”。随着世博会的参观人数超千万,上海各大酒店的预定也进入到了高峰期。房源紧张加上世博与中高考的大“撞车”,针对酒店预订的投诉也随之增多。 

  投诉:住了一天遭遇强制退房 

  来自武汉的刘先生一家报名参加了当地一个旅行团,开始了为期五天的上海世博之旅。上周五一大早,刘先生便和家人在导游的带领下,来到世博园区参观。整整10小时的游园,让刘先生感觉非常过瘾。 

  刘先生不曾想到,回到宾馆后竟被告知他们所住的房间已经被退掉,而且他所在旅行团所有团员的房间都已经被退房。原本说好在这家酒店住两个晚上的,为何只住了一晚就遭遇退订?疲惫不堪的旅客们与酒店交涉时,一打听才知道,旅行社当初并未完全与宾馆谈妥,而此时这家宾馆恰好有大批游客入住,于是,刘先生以及团内的其他成员就被强制退房。 

  虽然在几番交涉及沟通下,刘先生等人换到了其他酒店入住,但安顿下来,已是半夜一两点钟,大家已无力展开第二天的行程。 

  入住前得知跳价200元 

  在网上预定时,确认价格为498元一天,到现场付款时却被告知得支付698元才可以入住。日前,来自沈阳的仇女士一家遭遇了莫名的涨价“潜规则”。 

  听说上海酒店房源比较紧张,仇女士一个月前就在网上预定了一家商务型酒店。498元一天的标间,仇女士订了两间,并注明入住三天。 

  上周,仇女士带着一家老小飞抵上海,来到网上预定的这家酒店。前台小姐开出单据让她大吃一惊,原本498元一间的标间,变成698元,价格整整上浮了200元。仇女士提出异议,前台小姐解释说,酒店在五月中旬就已经开始调价,无论当初网上预定的价格是多少,现在都要按照调整的价格来操作。 

  气愤不已的仇女士立刻致电相关网站,网站表示无能为力,希望仇女士能自行与酒店协商。而酒店却解释说“这是业内潜规则”。时间已晚,又带着一家老小,仇女士无奈做出了妥协,按698元交纳了房费。 

  调查:经济型酒店客满超“五一” 

  昨天,记者拨打了本市数十家酒店订房电话,均被告知无房可订。一些经济型连锁酒店目前的预订量为往年同期的八倍。而且,大部分酒店要求客人预订时提供信用卡担保。 

  南京路附近的一家酒店工作人员表示,从上周四起,一直到周末,酒店登记没有一间空房,酒店不接受电话订房,如果有需要,要直接到前台查询是否有退房记录。 

  而记者走访的浦东世博园区周边5公里的20家酒店中,当天三星和经济型酒店已经全部预订一空,有一家四星酒店还有房预订,价格每晚1000元到2000元。浦西世博园区周边十家酒店同样也比较火热,当晚仅剩两家星级酒店有房预订。工作人员表示,酒店目前的满房情况已经超过“五一”小长假。 

  各酒店房价也略有上涨,涨幅在20%左右。携程旅行网相关负责人预测,世博会会期长,客人相对分散,加上近几年来上海兴建了大量酒店,因此酒店客房总体来说是充沛的,预计不大可能出现酒店价格暴涨情况。但是也不排除世博期间随供需情况变化,价格会进一步调整。 

  律师:网站短信可作维权证据 

  通过网站订酒店,消费者应该怎么维护自己的权益?对此,上海市君莅律师事务所时军莉律师分析说,消费者通过网站订酒店,网站属于代理人,它协助酒店方和顾客方签订了一个服务合同,二者之间有一个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。酒店在接受了网站的预订之后,如果出现任何变化,应该履行告知义务,否则应该承担违约责任。“消费者可以通过有效证据,证明其违约事实。 ”时军莉说。 

  时律师提醒说,消费者通过网站预订酒店,通常会收到网站反馈的“订立成功”的短信,妥善保存短信,可作为证据之一。 

  “世博会期间,酒店确实存在有不少紧张的情况,为了确保出游顺利,最好在来沪之前的最后跟酒店确认一下房间,并要求酒店发短信或传真确认订房情况,以维护自己的权益。 ”时律师说。 

友情链接

 合肥泓瑞金陵大酒店 安徽浙商国际假日酒店 合肥世纪金源大饭店 城市之家酒店(合肥赤阑桥店) 合肥黄山大厦城市酒店 合肥新世纪商务酒店 chinahotel

合肥元一希尔顿酒店 合肥华仑瑞雅国际大酒店 安徽饭店 安徽天都大酒店 安徽康源大酒店 安徽文采大酒店

Copyright 2004-2012旭海科技 China Hotels 中国酒店旅游网 中国酒店预订网 网站 预订
合肥酒店预订 安徽酒店旅游网 安徽酒店预订网 住宿 预定